当前位置:主页 > 儿童 >

郁慕明:交换可缓跟大陆民间武统声音_台湾_消息
* 来源 :http://www.dingmeifeng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2-29 19:03

新党主席郁慕明   

星岛环球网新闻:中评社台北12月29日电  针对近来大陆武统声音高涨,新党主席郁慕明接受台湾中评社专访时表现,大陆也是有民心的,假如十四亿人口中的民意超过三分之一支撑武统,大陆是要有动作的,而新党去大陆进行交流,国民党举行国共论坛等等,都可以弛缓这样的声音,大陆也愿望激化,因为没有人想打仗。 

新党受大陆之邀于12月9日至16日,由郁慕明主席带领“创新之旅;访问团,先后拜访北京、南京、上海。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12月12日在国民大会堂会面新党访问团一行。 

台湾中评社总编纂林淑玲、主任记者张嘉文27日下战书在新党党中心专访郁慕明主席。 

针对统独的问题,郁慕明说,他之前讲“中华民国;亡了,是壳被借用了,里面的本质都被扭曲掉了,现在绿营执政的“中华民国;不是“中华民国;,所以才说真正的“中华民国;亡了,但在他心里,他要尽力保卫,所以在台湾地域他要喊统,请求遵照“中华民国宪法;。 

郁慕明强调,既然现在公投法通过了,就公投把“中华民国;去掉,“宪法;改了,到时他再决议要不要喊统,要不要为统就义,那是那时候决定,但现在根本不须要,因为现在的“宪法;本来就是统。 

以下是局部专访全文: 

中评社:主席月初率团赴大陆进行立异之旅,请谈谈大陆目前对两岸关联的整体氛围。 

郁慕明:十分冷,2005年到现在,当时也是民进党当家,官方也停了。当时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主席去了,是党对党民间交流,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去了,我去了,经由这样一个开端,对台湾没有害处。去了以后两岸民间交流很热络,坚持和谐态势,等到马英九上来了,两岸实现多项协议,那是辅助台湾的,所以推动民间交流不会影响政府。政府不动,外交休兵都不休了,对干了,但民间关系还在。两岸一家亲,大陆要对台湾下重手老是会有点顾虑,民间情感的保存,对于大陆采用比拟强硬的手腕都会有所斟酌。 

所以咱们以民间名义去大陆没有碍到他们(指蔡政府),我又不是最大在野党,推进的是保障台湾乡亲权益,这有什么错误?新党清楚表明和平统一,和统保台,为何要和统?就是要保障台湾保险,所以新党起点是站在两岸能保持和平基础。 

我有三句话常在大的两岸交流运动时讲,“和平是基础、发展是进程、同一是目的;,这种的话就很明白是最终统一。在和平基本上推两岸交换,两岸和平发展,对台生、台商、台胞的权利都是有利的。你说政府不办那是你的事件,我没有影响到你,不去跟大陆说我签个和平协定。就算我签和平协议也没有用,因为我不是执政的,何况我连情势都没签。可是在跟平基础上,大陆能够去交往的话,有什么好束缚我呢? 

台商去大陆,至少对台湾的入超是有利的,香港26718本港台六台专家六开,台商在那里的权益,你(蔡政府)没措施维护,因为海基、海协停了,那总要有人替他们谈话。新党表演对口角色,翻新之旅到那里跟他们(指大陆)构成共鸣。他们为什么会让新党做这服务工作?为什么?这本来是公民党在做,但已八年不统了,人家也让利了,八年维持和平,国民党却垮掉了,当初跟你(国民党)再持续,能推动什么? 

换言之,马英九时代你(国民党)谈了人家也接收了,但这样的妥协却让独的气焰愈来愈高,站在他们(指大陆)的职责上应不应当另外思考?八年试过了,不仅独的气氛愈高,还让国民党惨败,所以大陆要修改,不然未来会被怪罪,大陆大众会说,你看对国民党好了八年,国民党垮了,统的声音也没了。他们(大陆)盼望在台湾有统的声音,今天要将心比心,而是人家所思考的,台湾不是只有一种声音,也有统的声音。 

中评社:大陆与新党配合是要支持统的声音? 

郁慕明:这是很明白的,不需要他告知我,我心里当然有数。但我站在台湾立场上,我本来就是统,是因为马英九时期不统,把我统的声音压下去,这是民主社会。凭什么只能讲独,讲不统,我本来就代表台湾的统派声音,我为什么会统?因为“宪法;规定,国民党的创党精力,“中华民国;就是中国,只是本来在大陆被打出来,现在跑到台湾来,那就变成两府,可是你还是一个中国啊! 

这是基本的准则,你说我统,我不是别树一帜,我统是自然的,天然统,为什么?由于我拿的是“中华民国;身分证,有人说你把身分证交回来,那是你(指独派)该交不是我该交,“中华民国;原来就是统,“宪法;划定的,是你们不守“宪法;,成果变成守“宪法;的人是叛国,这到哪里都讲不通。 

你们(指独派)如果有胆量就把“宪法;改掉,说你是独,那我就是叛你台湾国,你们本人明晓得独不能独,那统可以讲统啊,跟大陆和平来往有什么不可以呢?讲统不是现在举手投降,我是依据“中华民国宪法;,根据“中华民国;到台湾来,就是代表中国政府到台湾,就是代表中国,在1971年以前在结合国代表中国,后来人家强盛了,你就变老二了,可是你变老二还是中国啊,怎么把自己破场摈弃掉。 

所以我代表统,就是代表“中华民国;态度,你们(指独派)今天就是乞丐赶庙公,你就是独,不要跟我辩,你改不了就证实我仍是庙公,除非说“宪法;已经废掉,现在是台湾国“宪法;,名字叫“中华民国;,你“宪法;没改,蔡英文宣誓尽忠的恰是“宪法;,这么简略的逻辑,怎么我反而变成功臣?我走到世界各国可以大声说,这是人权危害。 

今天假设已经“修宪;,把“宪法;去掉,现在是台湾国,那就没有统,你拿法律来制约我。但现在限度不了,反过来你(指蔡英文)是失职是违背誓言,所以我一层层阐明,我的统是根本的“中华民国;国民基础的义务跟任务,这是很清晰的,所以我讲统,既然我讲统,那过去八年因为不统把我掩饰了,我也就认了,结果八年下来独的声势愈来愈大,请问统的声音要捍卫“中华民国;该不该出来? 

我之前讲“中华民国;亡了,是壳被借用了,里面的实质都被扭曲掉了,现在你们执政的“中华民国;不是“中华民国;,所以才说真正的“中华民国;亡了,但在我心里,我要努力捍卫,台湾地区我要喊统,要求遵守“中华民国宪法;,要求立法的人既然立了法,公投就投啊,就把“中华民国;去掉,“宪法;改了,到时我再决定要不要喊统,一喊统你抓我,我要不要为统牺牲,那是那时候决定,但现在根本不需要,“宪法;本来就是统。 

大陆基于从前八年两岸和平发展,大家协调一家亲,结果独的声音愈来愈大,什么天然独?教科书那些是加工独,反而我们天然统被压抑住了。大陆也发明台湾是有统的声音,那不能不来往吗?大陆是两岸一家亲,都是要寻求统,至于怎么统再说,至少方向都是追求统的,大家党对党再来谈谈,2001年谈过,造成六个共识,现在2017年再会商一下,当前怎么走。 

相关的主题文章: